人熊嫲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5-04-14 16:10:00   | 来源:

相传很久以前的某个山村,山高林密,人烟稀少。妈妈有事要出远门,要在别处住两晚。

临走时反复叮嘱留在家里的姐弟俩,附近有个人熊嫲,她长得青面撩牙,披头散发,手指甲很长,经常变成人的模样骗小孩子,捉住了就吸血吃肉,一定要小心,遇上陌生人千万不要开门。

傍晚,人熊嘛真的来了,姐弟听见有敲门的声音,便透过门缝往外看,见是一个陌生人,就问:“你是谁?” 人熊嫲回答说:“我是你姐婆(客家人称外婆为姐婆)。” 姐姐说:“你骗人,我姐婆头上有个发髻。”人熊嫲一转身,悄悄抓了地上的牛屎往后脑一抹,做成发髻,说:“这不是发髻吗?”姐姐见人熊嫲有了发髻,又说:“我姐婆发髻上有发簪。”人熊嫲只得又转过身,折了一小段树枝,插进脑后的牛屎堆上,说:“这不是发簪吗?”有了发髻和发簪,姐姐以为真的是姐婆来了,就开门迎了进来。

天黑了,人熊嫲指着高高的架子床对姐弟说:“谁跳得上去,就自己睡,谁跳不上,就跟我睡。” 姐姐跳上去了,弟弟跳不上去,就跟人熊嫲睡。半夜里,人熊嫲掐断弟弟的脉管,吸干了弟弟的血,就开始吃弟弟的肉,而且把骨头嚼得咯咯响,把姐姐吵醒了。姐姐问:“姐婆吃的什么?”人熊嫲说:“我吃山中苦楝子,吃来吃去轮到你!”

姐姐大吃一惊,知道自己遇上人熊嫲了。她自小听说人熊嫲最怕雷公叫,就偷偷爬上楼,在楼上滚动酒瓮,发出隆隆的响声,然后大声问:“姐婆,雷公叫了。你怕不怕?”

人熊嫲长期在野外生活,居无定所,下雨打雷是最麻烦的事,自然害怕,就说:“我怕!”姐姐说就“厅堂里有个大钱柜,你就躲进里面去吧。”于是人熊嫲就躲进钱柜里。

姐姐蹑手蹑脚从楼梯上下来,用锁头把人熊嫲锁在里边。问:“姐婆口渴吗?”她说口渴。姐姐用大铁锅烧了一锅开水,叫她用嘴对着投钱的小洞,然后把滚烫的开水灌了进去,人熊嫲被烫死了。

第二天,有两个卖灯草的小贩,傍晚时来到姐姐家,想借住一宿。姐姐推托说家里没有大人,金银珠宝不安全,不便外人留宿。两个小贩说:“我们都是做生意的,绝不会贪图别人的钱财,只是天色已晚,投宿无门,望小姑娘千万给个方便。”姐姐见他们苦苦诉求,就答应下来。

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个小贩悄悄摸进厅堂,搬了搬钱柜,觉得沉甸甸的,以为真的装满了金银珠宝呢,使用绳子绑住钱柜,轻手轻脚地抬出了屋子。

抬到半路,后面的小贩视乎闻到了异味,就说“臭、臭”,走在前面的把“臭”听做“昼”(客家话“昼”是代表中午或天大亮),就说:“天还没亮呢,昼什么昼!”走在后面那个就不说什么了。抬啊抬,到了天亮,准备分赃。等打开柜子,发现里面躺了一个死了的人熊嫲,呲牙咧嘴的,吓得两个小贩屁滚尿流,赶紧丢掉扁担,抱头而逃。

口诉人:雷满英   整理人:叶贻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