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平县志·第四篇 公安司法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3-08-29 11:29:00   | 来源:

 

第一章 公安

 

    解放前,境内兵灾匪祸,社会混乱,拦路抢劫、拉生勒赎之事时有发生。解放后,公安机关结合党的中心工作,进行剿匪、反霸、镇压反革命、取缔反动会道门等政治保卫工作,并在城乡逐步建立群众治保组织,发动群众对地、富、反、坏分子的监督改造,开展群众性的防匪、防特、防盗、防火、防投毒、防事故的“六防”工作和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社会治安情况良好。“文化大革命”期间,法纪遭受破坏,治安一度混乱。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逐步加强法制,开展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对社会治安实行综合治理,全县治安状况明显好转。

 

第一节 公安机构

 

    捕衙署 巡检司   明清时期,在县衙下设捕衙署,配典史1名,捕役若干人,掌管捕、关人犯。 并先后在境内边陲要塞设古眉、土龙等巡检司和马江、樟木林巡检分司,设巡检1人,率兵驻防,缉捕盗贱,安靖地方。马江、樟木林两司至宣统末年才撤。

    政警队  警察局    民国初年, 由县署民事课管理治安,并设水警200人,巡船20艘,专司抚河交通治安。民国236月成立政警队,下设公务、侦缉、巡逻、消防、卫生、交通、森林7个部门,配正副警长各1人,典狱员1人,警士3班。民国29年元月成立警佐室,配正、副警长各1人,雇员8人,公役5人,警士40人。民国357月改设警察局,配局长1人,警长3人, 会计2人,警士16人。民国38年,警察局设局长1人,科长3人,警长5人,巡官1人,公役7人,警士33人,其主要责任是拘捕犯人、追缴公粮税赋和征兵拉伕等。

    公安局  1950年2月25设立县人民政府公安局,1955年改称县公安局。设局长1人,副局长23人。县局初设治安、执行、调研3股及看守所,有干警53人。195311月改设秘书、内保、政保、 治安、预审、劳改6个股。19594月公、检、法合署办公,称政法公安部,19602月撤销,恢复公、检、法机关并分开办公。1968319日,公、检、法实行军管,并在县革委会设保卫组。197310月恢复县公安局、设政工、政保、内保、治安、预审、消防6股及办公室。19816月,政保、内保、治安、预审分别改称一、二、三、四股,办公室改称秘书股,政工股改称政工办,增设刑侦股和行政拘留所,共有干警78人。1985年,刑侦股改为刑侦队,增设缉私队,各股、办改称科,秘书股改称办公室。198612月接管县交通监理站并改称交通警察队。各队、科、办设队长、科长和主任。196310月起局设政治教导员, 198512月改称政治委员, 负责全局干部的政治思想工作。至1989年底,全局有干警146人,其中局长、政委各1名,副局长3名,副政委2名;局直属94人,乡()52人。

    ()治安机构,19527月和19532月,先后设黄姚镇和马江镇派出所,10月增设马江镇、城厢镇水上派出所。11月,在10个区各配特派员1名。19599月设桂花派出所,1961年迁至文竹,改称文竹派出所。1964年设北陀派出所,“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瘫痪而撤销。1976年撤销文竹派出所,复设北陀派出所。1981年增设龙坪、樟木、走马、富罗、木格、五将、文竹派出所,共12个派出所(包括古袍金矿派出所),全县11所。同年设富罗林场、大脑山林场派出所(林场编制,局管业务)19829月复设城厢水上派出所。19847月,撤销龙坪派出所,并入昭平镇派出所。19879月至19885月,先后增设仙回、庇江、黄姚镇、凤凰、九龙、古袍、富裕等派出所,全县1()1所。至1989年,全县共有21个派出所,其中局编制18个,干警52人。各所设所长(副所长)1人,干警12名。从19849月起,昭平镇派出所设政治指导员。

    治安队  198412月首先在县城设立治安队,以后各乡()及县直机关、企事业也先后设立治安队或治安员,协助公安机关维持所属地域或单位的安全。至1989年,全县治安队成员23人,均属聘用人员,经费由所属单位开支。

    治保会 治保小组  1952年冬,各乡() 、村()相继建立治安保卫委员会。此后,各机关、学校和企事业单位也先后设立保卫科()等治安保卫机构,为基层群众治安组织,至19672月有治保会366个, 成员2913人。19673月起,治保工作瘫痪。1979年后,治保组织逐步健全。1983年有治保会161个,成员433人。1988年增至205个,906人。1989年有治保会259个,治保小组1433个,共3587人。

 

第二节 镇反 监督改造

 

    镇压反革命  解放初期,反革命分子活动猖獗,纠集匪帮,制造暴乱,进行暗杀、纵火、投毒、造谣等破坏活动。1950730日,中央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即在全县范围内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对恶霸、地主、土匪、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反动会道门头子等反革命分子进行清查和依法惩处,至19536月基本结束,对清查出的反革命分子,依据中央人民政府颁布的《惩治反革命条例》,集中打击首恶分子,摧毁反动残余势力,判处死刑1133人,死缓11人,无期徒刑6人,有期徒刑713人,管制88人,教育释放1447人。

    在镇反中,于1951年在机关内部开展清理,清查出有通匪和现行反革命行为以及严重政治历史问题的68人,依法判死刑6人,有期徒刑19人,开除公职42人,开除党籍1人。

    1955年春,开展第二次镇反运动。4月至7月,先后破获在樟木五岭山搞反革命活动的谢振俊集团和卢倡组织的“反共游击队”,逮捕和判处卢倡、谢振俊等现行反革命分子45人,其中判处首恶分子卢倡死刑。

    取缔反动会道门  县内会道门属政治反动的有“同善社”、“三花教”等,两个会道门有道众384人。解放后,这些会道门均被取缔。

    同善社于民国5年由江西省鸣山煤矿瞿绍开道。民国10年传入昭平,先后在樟木、黄姚、巩桥、保善等乡镇发展道徒。社内设善长、副善长、总理、教授、交际、庶务、收支、文牍等职。道徒分初层、二层、三层、天恩、证恩、引恩、宝恩、领航八层,逐步推进。昭平道徒多属三层以下,入道要有介绍人,缴纳入道费和升层费。同善社表面以打坐拜佛为宗旨,以忠孝仁爱、礼义廉耻做宣传,暗中却配合国民党进行反共反人民活动。解放后,人民政府明令取缔同善社,但该社主要骨干叶干英、叶凤庭等仍继续以传道为幌子充当匪首,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19533月,被公安机关侦破,并把二叶逮捕,教育道徒284人退出该教。

    三花教早于同善社传入昭平。主要在走马、西坪、黄姚等地活动。该教利用迷信骗取钱财,造谣破坏。195311月,被公安机关查获取缔。但其头子容永杨和一些主要骨干仍继续进行猖狂活动, 在黄姚、走马两区7个乡散布反动传单,容犯充当匪首组织暴乱。1958年元月,被公安机关破获,将容犯及主要骨干6人拘捕归案,搜获经书63部,神符、神像、令旗、反动传单一批,教育道徒23人退出该教。

    监督改造  19533月, 全县基本完成土改复查后,公安机关对尚不构成逮捕的地主分子875人,富农分子920人,反革命分子492人,坏分子802人,和其他分子2059人,共5148人交由群众监督改造, 每年由治保会发动群众评审。19574月至11月,评审对象5148人,评为社员3418人,改变成份277人。1960年,全县有四类分子共2255人,1961年评审543人为候补社员。1979年,对全县戴帽的1338名四类分子,呈报县委批准脱帽1246名,占四类分子总数的93.1%,对错划错管的10名四类分子平反纠正。1982年,全县剩下82名四类分子全部摘帽,均称社员。

 

第三节 治安管理

 

    户籍管理  民国时期, 为控制人民,便于抽丁征税,始在县府民政科设户籍科员1人,后增设户籍室,有主任、干事、录士各1人。各区及乡() 均设户籍干事。民国27年,颁发“居民身份证”。民国35年,户籍改由警察局主管。同时,23个乡() 公所各设户籍干事1人。

    解放后,逐步建立健全了户管制度,其主要内容包括户口登记,迁出迁入,出生死亡登记,农户转非农户及清查户口等。1953年至1987年,户籍由公安关机和区、乡()分级管理。19542月开始进行户口登记, 统一换新的户口簿册。1958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 ,健全了户口登记制度。19618月中旬,建立非农业户口粮食制度。1982年,农村居民按户发放户口簿。1987年,乡()管理农业人口户籍,公安机关管理非农业人日户籍。1988年下半年起,所有户籍均由公安机关统一管理。

    在户籍管理中,公安关机对有前科的“重点人口”实行建立卡片、档案制度,对他们进行帮教、监督和控制。

    19873月, 国务院指示在全国开展颁发居民身份证工作。成立县颁发居民身份证领导小组, 在公安局设办公室。至1989年底,发放居民身份证178809人,占应发证总数的80.92%。

    消防管理  民国时期,县城有一支消防队,配有水车、水枪等消防器械。各街坊建有专门消防水池。一旦发生火灾,有专人鸣锣报警,消防员即赶赴火场灭火。

    1954年成立县消防委员会,消防业务由公安局治安股负责。各区、乡成立消防领导小组。1956年, 在城乡企业及农村生产队建立防火组织,同时检查48个县直单位、8个社直单位,发现火险150处,及时整改,消除隐患。1957年,发动群众做好消防工作,组织义务消防队20315282人, 消防检查组153660人,宣传队1801476人,贴出防火布告7488份,消防对联16262幅,自编山歌10427首,自制竹筒水枪19308支,消防竹梯143架,7311个公共食堂在缸池盛水,蓄水141万多担,门口堆沙9.95万担。19604月,成立县安全委员会,7月开展全面防范活动。当年,257个大队和352个部门单位被评为安全单位,分别占大队总数99.2%,占部门单位总数94.6%。“文化大革命”期间,消防组织涣散,消防工作受到影响,火灾频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恢复了各级消防组织。1973年,公安局设立消防股,1984年改为消防科, 配备3名专职干部。每年与有关部门组织检查防火方案和执行情况,以消除隐患。1988年,在29个重点单位和17个炮竹厂建立防火档案,在百货公司、石油公司、粮食局等重点单位培养业余消防队员。1984年对各居民住户印发《家庭防火守则》3000份,重点单位印发《十项标准》广为张贴。1988年设防火宣传牌1500块,做到人人重视,积极防患。1989年发生火灾4起,损失达2.26万元。当年开展重点安全检查144个单位,发现22处隐患,均及时进行了整改。 对乡镇企业安全检查316次,其中发现隐患52处,整改48处。县消防科组织开展防火宣传,出墙报24期,投宣传稿6篇,放录像86场,幻灯36场,张贴宣传防火牌2100块,发《家庭防火手册》4500份。

    昭平县还不断改善消防设备。 1977年,添置解放牌救火水灌车1辆。1988年增新式手抬消防泵1台。 重点单位各自均备有灭火器,能自救自灭的达75%,其中纸厂、松脂厂、农械厂、粮食、供销系统共拥有消防泵46台。

    特种行业管理  解放后,县公安机关对旅栈、旧货收购、修理、印刷、刻字等特种行业加强管理,以防犯罪分子利用这些行业落脚藏身, 进行窝赃销赃、伪造证件等犯罪活动。1984年元月,清查旅社84家,查获外市、县批捕在逃犯7人、流窜犯36人。1986年全县270家旅店,都落实治安承包责任制,经检查违规停业整顿16家,吊销营业执照4家,罚款37家。19878月至12月, 在旅栈抓获卖淫团伙310人,嫖娼的84人,拐卖人口团伙413人,儿童人贩子26人。取缔卖淫黑窝8个。1988年特种行业增至325家,当年在旅栈发生刑事案7起、治安案件22起,比1987年分别减少2起、23起。1989年,特种行业登记在册共169家,其中旅栈业146家, 刻字业7家,废旧业11家,印刷、复印业5家。全年发生治安案件85起,查处76起,行政拘留16人,缴获赃款4278元。

    危险物品管理  解放后,公安机关加强对雷管、导火索、炸药、硝药、鞭炮、剧毒物品及枪支等危险物品的管理。198311月,对全县11个公社56个重点单位、水库、公路、厂矿、民矿点进行检查。查出违反爆炸物品管理制度的单位15个,纠正不符合要求的民矿点、采石场35个, 收缴违规炸药23382公斤,雷管55806只,导火索38292米。1984年,召开22次民爆管理会议, 发生产证10个,使用证257个,爆破员证259个,烟花爆破证612个。并开展宣传教育, 出墙报148期,幻灯101场次,收缴社会上流散炸药3764.5公斤,雷管37956只,导火索31027米。 1985年,治安人员深入检查12个炮竹厂、2个火柴厂和340个使用爆炸物品的单位、民矿点,协助这些单位建立健全各种制度。1987年,查处647起案件,收缴土炮9支,炸药850多公斤,雷管1500多发,导火索330多米,及时破获古袍新兴村垌背街打铁匠陈建周二人私造枪支一案。 1989年,以派出所管理为主,县局治安科把好申请、审批、登记、签发4关,全年审批炸药360多吨,雷管60多万发,导火索50多万米。全县12家炮竹厂,均无事故发生。

    公共场所管理  解放后,全县公共场所秩序较为正常。十年动乱以后,县内公共场所如汽车站、影剧院等,流氓团伙寻衅滋事、殴斗偷盗之事屡有发生;有的放映淫秽影录像毒害青少年。1981年后,县公安机关对城乡影剧院、录像室、车站、码头、渡口等公共场所秩序进行整顿,严格各项管理制度,落实岗位责任制。每逢重大活动均派出干警到有关公共场所维护治安,使公共场所秩序明显好转。1983年后,重点整顿影剧院场、车站等19个公共场所,明显好转的17个。并对全县20个电视录像放映场所进行检查,禁止放映淫秽录像。

    交通安全管理  民国初,政府设水上警察,后改设护商队维持水上交通秩序。解放后,先后开筑县内外公路,车辆逐年增多。1962年下半年成立昭平车辆监理站,设站长1人,工作人员36人,受地区监理所管辖,县公路段管理。198612月,监理站由公安局接管,称交通警察队, 设队长1人,指导员1人,交通警察9人。内设事故处理、交通序秩管理、车辆管理3个股, 负责管理县内交通安全、交通序秩、车辆肇事现场勘查处理,驾驶员换证、车辆年检审查入户等。80年代,在昭平镇、巩桥、马江设置交通管理站(),与农机站共同负责农村交通管理。1987年,农村交通由各派出所和农机站管理。至1989年,各乡()设立15个交通管理站,隶属县交通局。

    交通安全管理机构成立以来,不断加强宣传教育,制订各项安全措施,散发宣传资料,在县城和乡镇设立宣传橱窗,出版墙报,展出事故图片。在县城街道交叉路口和各主要干线加强重点管理,先后在危险地段竖立宣传牌50块,永久性安全标语牌350块,并拍摄各种事故照片343张, 张贴在交通要地。1987年,加强对司机的法制和安全思想教育,交通干警深入车辆多的单位,落实各项安全措施,使事故明显减少。如县松脂厂有大小车15辆,1986年发生交通事故15起,经济损失10万多元,1987年仅发生非责任事故3起。1987年比1986年全县交通事故发生下降9.5%, 死亡率下降45.2%,伤人率下降22.3%,经济损失下降25%,是梧州地区四项考核指标全面下降的一个县。 1988年先后3次组织了全县性的交通安全大检查,检查各种机动车辆2374() ,纠正违章872起,罚款1.26万元,清除路障47处约2000平方米。1989年,出动路检警力1395() ,发动社会力量287(1) ,检查车辆3699(),纠正违章1883(),办违章人员学习班25期、320(),拘留3人,罚款4200元。清除路边违章摊点36个,违章建房2间,清理乱摆摊点2564() ,路障98处。处罚乱放车辆103(),没收摊板105副。

    1961年至1975年,全县发生交通事故12起,死亡10人,伤27人,经济损失2050元,其中有6年无事故。1978年至1989年,发生事故204起,死亡42人,伤117人,经济损失14万多元。肇事者被判刑3人,拘留21人,罚款81人,其他处罚10人。

    打击刑事犯罪活动  19839月, 县公安司法机关根据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出的“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的号召和依法“从重从快”的方针,组织力量,统一行动,对全县各种刑事犯罪活动予以严厉打击。至198912月,每年都相应集中力量开展一次全县性集中收捕的统一行动,共摧毁各类刑事犯罪团伙139个,收缴赃款物及赃物折款43.74万元。此外, 公安机关严厉打击黄金走私活动,1987年至1989年,共破获黄金走私案155起,收审167人,缴获黄金6664克、白银125克、氰化纳2556公斤、赃款1418647元,罚退款106100元,赃物有两轮摩托1辆、彩电1台。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  1983年后,实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1985年,在富罗乡瑶山村和樟木林乡岩口村, 进行治安承包责任制试点后,逐步向全县推广。1986年,在320个县、乡直属单位落实了治安承包责任制,991个村()制订了村()规民约。1985年在全县组织149个帮教小组,成员471人。1988年帮教组增至245770人,帮教违法青少年483名,使428人改变恶习。1989年帮教小组765个,帮教人员2295人,帮教违法青少年765人,成效显著,有效地促进了社会治安的好转。

 

第四节 禁烟 禁赌 禁娼

 

    禁烟  清末民初,县内即有吸鸦片烟者。民国中后期,吸食鸦片遍及城乡,县城和乡镇都设有“清谈处”、“聊天所”之类半公开的烟馆。当时,文竹古哲一带曾有人种植罂粟,用以熬制烟膏,不少吸食者弄得倾家荡产,其害无穷。民国15年成立禁烟检查所,民国18年改为戒烟分局,检查登记烟民,在限期内烟民缴交烟土、烟具、自动戒烟,否则传讯到所勒戒。当局曾组织几次禁烟检查,也曾拘捕过私种罂粟的赵成佳、收鸦片的贝荣派等一般民众。但不少官吏、军警、绅商从事烟毒走私活动。民国17年粤军团长叶丛华曾在广东勒索30万元巨款经营鸦片。李冠英、万全策、黄拔萃等几任县长都是吸烟瘾者,故吸烟禁而不止。1952年,贯彻政务院《严禁鸦片烟毒的通告》,开展大规模的禁烟宣传活动,彻底收缴烟种、烟土、烟枪,严惩种烟、藏烟、制毒、贩毒者,教育劝戒烟民戒烟,不到一年,遂将危害半个世纪的烟毒禁绝。

    禁赌  解放前,县内赌博成风。赌的方式以推牌九最为普遍,其他方式还有打麻将、吊花会、掷骰子、抓摊等。县府通令禁赌,收缴赌具,派警捣毁赌场,捕捉赌徒,科以刑法。民国34年,赌徒邱延年、古鼎文、郑大旗、彭炳光、陆家驹、常民藩等被捕判刑,但多数罚款了事,而且禁民不禁官,官吏和警察常与赌棍同流合污,警士陈志辉、陈济民、李恩宗等均参赌,因此禁而不止,该年7月,黄姚赌头陈亚离纠集赌徒包围巩桥乡公所,向乡公所人员开枪射击。解放初期,政府以思想教育为主,行政处罚为辅,发动群众禁赌。19528月,首先在城厢、 马江、黄姚、樟木开展重点禁赌。1953年,政府命令在全县禁赌,当年4月捕获樟木乡赌棍张武浪, 判处2年徒刑,此后,赌博几乎绝迹。“文化大革命”后期,又利起赌博歪风。80年代初,政府再次命令禁赌,每年冬季和春节,公安机关均发布告禁赌。1983年,公安干警深入赌博严重的樟木公社潮江大队抓赌,在该大队配合下,捣毁赌场17个,捕获赌头3人、赌棍30人、40多人被罚款,集中办班教育100多人,并协助该大队成立“民兵之家” ,供青年群众阅览报刊,娱乐,看电视,使赌风稍有收敛。19854月,公安机关在樟木继续捣毁赌场82处,查处赌徒284人,破获因赌而诱发的盗窃犯罪团伙420人,集中赌众举办5期学习班,促其改邪归正。当年全县摧毁赌博团伙874人。1986年赌博279起,查处173起,收缴手表149块,自行车42部。1987年至1989年,印发各种禁赌布告1500份,3年来破赌博案件172起,抓获赌徒1015人。

    禁娼  民国7年秋,平乐一个鸨公带4个妓女来昭平,在县城驿前街租房开设妓院,不久,经官方准许,在塘王(今县生资公司仓库址)建造新房8间,妓女增至8人,妓院开张不到一年,因生意萧条而关闭。此外,城乡的一些旅栈,多有暗娼嫖客,当局曾命令禁娼,但仍有不少官吏、警察嫖娼,因此嫖娼禁而不止。解放后,人民政府采取坚决措施禁止嫖娼;经过各种群众运动,嫖娼基本绝迹。“文化大革命”后期,嫖娼歪风又起,县城、圩镇多有暗娼活动。1980年,开展整顿城镇社会治安,取缔暗娼,严禁引诱、容留、强迫妇女卖淫。1983年,查获卖淫60起。樟木圩胡七妹在自家设点,引诱妇女卖淫,被查获判刑10年。1985年查获卖淫56人,其中县城26人。1986年查处奸宿、暗娼、卖淫5070人,昭平镇苏成安在其客栈容留嫖娼,被依法惩办,该镇吴进群常以卖淫谋利,获取现金1000多元,被判5年徒刑。1987年查获拘留嫖娼84人,取缔8个卖淫窝点。19881989年,查处嫖娼案件35起,拘留教育68人。

 

第五节 监所看守

 

清代,监狱设在县衙边。民国时期,沿用清代监狱,分男女监。民国31年,迁至真武庙(今南华街味鲜香饭店背后) 。监狱设典狱员、检验员各1人管理,有警士看守。监狱内阴沉潮湿、空气稀少、臭气薰蒸。犯人睡在潮湿地面,重犯脚被押进木枷内,犯人有病不能医,还遭受逼、供、讯和严刑拷打,不许活动。至民国32年初,犯人死亡18人。民国33年,监狱改为看守所。民国35年,监狱外围加上一层铁丝网,对犯人严加看押,不准读书看报和接见家人, 吃糙米稀饭,无水使用,实行法西斯刑讯制度。据民国378月囚粮册记载,50人犯供糙米2070斤,每人吃粮41斤,民国382月囚犯22人,只供糙米706斤,每人吃粮32斤。其实;囚粮多被警方克扣,犯人所食不到粮册一半,故犯人死亡日增。

解放后,监所由公安局管理,犯人由武警中队看守。19502月,县公安局设立看守所,配所长1人, 看守员2人。此段时间,全县开展剿匪、镇反运动。19514月,犯人增至1599人,分别在县城的真武庙、关帝庙、黄家祠、南塘基廖屋等处设临时监狱关押。1959年公安局搬迁东宁街, 监狱随之搬至石梯冲,建监所21间,分男女监房,1684年扩建4间作为拘留所,关押未决人犯。新建监所光线充足,空气流通,木板高床,装有电灯自来水。定期喷药消毒,犯人衣被常洗晒。每天定时“放风”,每月理发一次。每月粮食供应比居民多2公斤,日供热水洗凉,供开水吃喝,节假日还有肉食供应。患病给予治疗,有传染病的隔离或保外就医。

    县看守所对犯人以教育为主,促进思想转化,订有57份报刊,供犯人阅读,还设有线广播, 每天向犯人播送3次新闻。1985年,治安、司法领导亲临监所上课11次,监所干部上课75次,管理人员分别与犯人个别谈话504次。给犯人看电视286(),观看的犯人有2651人次。 购买法律知识和其他书籍170册。通过教育,使犯人认罪服法,有的还检举作案线索11条, 破案2起,有9人交待自己的余罪,协助预审,增捕2人。看守所管教工作成绩显著,从1984年至1987年,均被评为自治区、地区公安系统先进单位,荣获“先进看守所”、“看守工作先进单位” 奖旗。1989年,看守所收押各种人犯953名,处理806名,年底在押147名。有报刊杂志12份、法律书籍50本供在押人犯学习。局领导先后给人犯上法制课10次,该所集中人犯学习法律知识12次,进行个别谈话教育757() 。并用广播、电视等形式宣传法律知识和典型案例。 一年来,在押人犯提供破案线索11条,从而协助侦破刑事案2起,其中重大案件1起。

 

第六节 刑事侦捕

 

    清代,县衙有幕友协助破案,县官也常参加现场勘查,由隶役拘捕人犯。民国时期,由县警直接负责刑事侦捕业务。据档案资料,民国22年至37年,警方共逮捕杀人、抢劫、盗窃、轮奸等刑事罪犯520人。 解放后,公安机关根据检举、控告或自首材料,认为有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时,均予立案侦查。公安机关认真贯彻“专门工作与群众路线相结合”的方针,侦查了许多案件,其中有一批重大特大案件。由于侦破技术日益先进,现代化工具日益增多,侦察效率逐步提高。 1988年发生刑事案95起, 破案86起,其中重大案件47起,破获43起。1989年,发生大案79起,破案64起。公安机关破案后,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即执行逮捕罪犯任务。

 

 第二章 检察

 

第一节 检察机构

 

    解放前, 昭平县没有专门的检察机构,解放初,检察职权由公安机关行使。1955525日始设县人民检察院, 配备干部2人,其中副检察长1人,助理检察员1人。1956年,干部增至6人,其中副检察长2人,检察员4人。19587月,县检察院始配备检察长。19594月,检察院、 法院、公安局合并成立“中共昭平县委政法公安部”,内设检察预审科,同年9月分开。 1966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检察院受冲击而瘫痪,1967年由军事管制委员会所取代,后又改为公安机关行使检察职能。1975年从立法上取消了检察机关。1978年恢复县人民检察院,设检察长、副检察长各1名,检察员4名。1979年设办公室和刑事检察科,1980年设法纪检察科和经济检察科,1983年设立监所检察科。检察院重建前后均设立检察委员会,由检察长主持讨论决定重大案件和其他重大问题。 此外, 1957年曾在各区设检察通信员,1982年后在富罗、走马等乡和国营林场、林业局设林业检察员,1987年在税务局设税务检察员。这些人员均不入检察院编制,检察院只是负责业务领导。至1989年,检察院干警共41人,其中检察长1人,副检察长2人,专职党组书记1人,检察员19人,助理检察员13人,书记员5人,法警4人,炊事员1人。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检察关机独立于行政之外,向人民代表大会负责,并由县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检察长。

 

第二节 案件检察

 

    刑事检察  刑事检察的主要任务是审查批捕和侦查起诉。1955年至1957年,曾实行“专人负责, 集体讨论, 检察长或检察委员会决定”的办案制度。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则改为“专人负责、集体讨论、领导审核、党委批准”的办案制度。这段时期,对公安机关提请逮捕的人犯,检察院审查后,需报县委同意、地委批准后才能实施。因此,不能发挥检察机关的职能作用,影响了案件的办理,在1958年“大跃进”高潮中,竟然出现15分钟办完一件批捕案件,20分钟办完一件起诉案件的不正常现象。1978年后,批捕起诉的职权才真正由检察院行使,恢复并完善了“专人负责、集体讨论、检察长或检察委员会决定”的办案制度,办案质量大为提高。仅1983年,受理提请批捕人数406人,及时批捕388人,严厉打击了严重刑事犯罪活动,使社会治安形势明显好转。

    据统计,1955年至1989年,县检察院共受理公安机关提请批捕的案犯3093人,审查后批捕2598人,占提请批捕总数的84%。不批捕334人,占11%,退回补充侦查的129件。受理公安机关移送起诉案犯2522人,审查决定后向法院提起公诉2312人,免于起诉72人,不起诉48人,上报分院起诉610人。1988年,检察机关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办案原则,依法“从重从快”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实现了逮捕准确率、起诉准确率、有罪判决率、法定期限内办结率均达100%。

    检察院在审查批捕、审查起诉中深挖罪犯,发现有的应逮捕而公安机关未提请逮捕的人犯, 立即建议公安机关逮捕,力求做到不错不漏。19873月,在审查起诉叶寅生、黄建东盗窃一案中,认为参与作案人莫利敦的行为已构成盗窃罪,检察院便督促公安机关及时补办提请批捕手续,把莫犯逮捕归案。发现公安机关在逮捕人犯中不按法律程序进行,检察院及时提出纠正。 19862月,在审查批捕人犯叶燕表、叶羽泽、叶羽奖盗窃案件中,发现公安机关在拘留人犯时未出示拘留证,拘留后24小时未进行讯问。检察院及时向公安机关提出此作法不合法律程序,要求予以纠正。对提起公诉的案件,由检察长或检察员依法出席法庭支持公诉,1987年,检察机关派员出席法庭支持公诉66人次,使起诉的92名案犯均得及时依法判处。

    检察机关发现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错误时,及时向法院提出抗诉。1987年,抗诉案件有2起,其中1起是,昭平人民法院1986年对某干部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检察院认为,这在认定事实上和适用法律上都有错误。为此,于198715日特向梧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梧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改判某干部有期徒刑3年。

    法纪检察  1980年至1989年, 共受理各种法纪案件85件。经查证,有4件构成犯罪,决定立案侦查,并向法院提起公诉,其他属一般违法,不够追究刑事责任而转有关部门作政纪处理。

    经济检察  1980年至1988年,共受理了贪污贿赂等经济案件141件,其中立案侦查98件,逮捕人犯74人;向法院提起公诉51人,免于起诉18人,追回赃款53.4万多元,赃物有彩电、收录机、 黄金等,折价3万多元。其中原县税务局副局长陈月良,利用税收工作之便,以减税作交易, 索取大量贿赂,其行为触犯了刑律,构成受贿罪,且情节严重。于19857月批捕归案后,拒不认罪、检察院提请法院依法从重惩处,追回赃款7.89万元,判处陈犯有期徒刑10年,对破坏森林的案件,检察院立案30多件,受理40多件,起诉20多件。

    1989年检察机关把反贪污、反贿赂斗争列为工作重点。全年受理经济案件25件,立案侦查17件。 其中贪污810人,受贿38人。贫污、受贿案占立案总数65%。逮捕经济案犯11人,追缴赃款、税款49万多元。是年贯彻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关于贪污、受贿、投机倒把分子必须在限期内自首坦白》的通告,本县召开两次“宽严大会”,在《通告》限期内,有18名经济违法犯罪人员主动携款到检察院投案自首。

    监所检察  1968年前,检察院配备专职或兼职人员专门负责监所检察。1983年后,监所检察工作逐步走向正规化、 制度化。1986512日,在县看守所发现经检察院免予起诉案件的朱某,公安机关接通知后。没有立即释放,检察院即通知公安机关作出纠正,予以释放。

    控告申诉检察  检察院重视控告申诉检察工作,建立了控告、申诉案件的登记、转办、催办和立案、结案、统计、归档等制度,重要来信来访,领导还亲自批阅和接待。1978年后,还配备了12名干部专管。从1979年起至1989年止,受理信访案件2377(),其中1980年受理了466() 。根据控申性质由检察机关查处的案件外,其余转有关部门处理,做到件件有着落、有回音,取信于民。

 

第三章 审判

 

第一节 审判机构

 

    明清时期,昭平县司法无独立系统,县署即法院,知县即法官,全县的刑事、民事案件均由知县审判。

    民国元年至26年, 仍沿袭司法行政合一制。民国26年,在县长下设承审员2名,司法事务员、典狱员、检验员各1名。民国空77月,成立县司法处,配员13人,其中审判官2名,书记官3名, 执达员、录事、典狱员、检验员各1名,法警4名。民国34年,设军法室,由县长兼军法官,下委任审判员、书记员各1名。

    1950年1月5,县人民政府设司法科,配员5人,其中组长1(未配科长)、审判员2人、书记员2人。1951118日,成立县人民法庭,县长兼任庭长,设审判员4人、书记员2人、行政事务员2人,并相继在10个区设立分庭,由区长担任分庭长。1953127日,县人民法庭改为人民法院,县长兼院长,设副院长1人、审判员3人、书记员2人。19547月以后,由县人民代表大会选举院长, 编制有10名干警,法院内分刑事,民事办案组,19558月,改设刑事审判庭、民事审判庭。19594月,公检法合并为政法公安部,分设审判科。19632月恢复法院机构。19673月,公检法实行军事管制,内分4个小组,法院工作属办案小组。19734月恢复县人民法院,配正副院长,内设秘书、刑庭、民庭,编制16人。1981年增设经济审判庭。 1984年增设执行庭、告诉申诉庭。19874月,增设行政庭。1989年,全院共有干警78人,其中院长1人、副院长2人、正副庭长22人、审判员15人、助审员13人、书记员19人、法警6人。

    法院在乡镇设立派出机构,19542月和4月,分别在黄姚和马江设第一、第二巡回法庭,1955年分别改称为巩桥人民法庭和马江人民法庭。19602月设松林峡水电站法庭 (19642月撤销)196310月设北陀人民法庭,1967年因“文化大革命”而瘫痪,1981年至19822月,先后设立北陀、富罗、樟木、文竹、城厢、五将、木格、走马、龙坪人民法庭,并改巩桥人民法庭为黄姚人民法庭。 1984年底,以上各庭分别合并成龙坪、黄姚、马江、北陀4个人民法庭。1988年黄姚人民法庭改为巩桥人民法庭。1989年复设富罗人民法庭。

 

第二节 审判活动

 

    民国时期,县司法处实行独任审判,有主任审判官或审判官,加书记官即可审理刑、民案件,作出判决和裁定。

    解放后,人民法院审判活动分独任制审判、合议制审判。1955年起,设审判委员会,以院长为首,由511人组成,讨论决定重大疑难案件。

    审判工作,具体分刑事、民事、经济、行政、告诉申诉复查和执行工作,现分述如下:

    刑事审判  民国22年、23年和283年受理刑事案件433件,具体分妨害公务、名誉诬告、妨害婚姻家庭、侵占他人坟墓、违反鸦片禁令、杀人、侵占私人财产、赌博、伪造货币等23类,审结398件,未结35件。

    解放初,在清匪反霸斗争中,抓获肆意杀人放火、抢枪、抢粮、强奸妇女、破坏交通、危害社会治安序秩的土匪、特务、地主恶霸等4338人,判决匪首、恶霸1133人死刑,其中有叶丛华、 林景瑕、唐克衍、廖振往、何丽中、卢树钧等匪首190名,恶霸地主林功立、李远桥、何国庄、邱丽娟()、黄荣甫、劳伯海等147名。

    19501月至1989年先后由县司法科、 县人民法庭、县人民法院审结的刑事案件共3185件,3526人。其中跳反革命罪审判399人,以破坏经济秩序罪审判149人,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审判146人,以侵犯人身权利(强奸、杀人)罪审判852人,以侵犯财产(盗窃、贪污)审判1132人,以妨害社会管理罪审判262人,以妨害婚姻家庭罪审判189人,以渎职罪判13人。其他犯罪判225人,拐卖人口犯159人。

    法院坚持公开审理刑事案,1987年至1988年共召开公判大会19次,宣判罪犯33人,旁听群众达2万多人。

    民事审判  民国22年至30年,县府承审员受理民事案410件,审结359件。其中人事案51件,建筑案16件,土地案61件,金钱案56件,粮食案8件,物品案5件,证卷案11件,船舶案1件,杂件案32件,其他案118件。

    1950年至1989年,法院共审结民事案件6835件,其中婚姻纠纷2548件,其他房屋、债务、赔偿、山林土地等纠纷4287件。民事案件坚持着重用调解原则,经调解结案的有4454件。

    经济审判  1981年至1989年,共审结经济纠纷案件1361件,诉讼标的达749.64万元。其中1988年经济庭审结168件, 诉讼标的121万元,各法庭审结664件,诉讼标的72.7万元。审判人员采取边受理、边调查、边审理的办法巡回就地办案,当年就地审结经济案件共108件。

    经济庭还为各企事业单位培训经济司法联络员,以便好地理顺经济关系。1985年至1987年, 县农业银行3名司法联络员以诉讼代理人名义,陆续向法院起诉拖欠借款合同纠纷案件121件, 标的85.9万元。 收回40.3万元。 1987年底,为县供销社挽回经济损失67.6万元。1988年审结农贷纠纷案737件,标的95万元全部回收。

    行政审判  19877月, 行政庭受理昭平镇第二建筑队不服县劳动局的行政处分而提起的诉讼。经审判裁定,维持劳动局的处分决定。1988年,行政庭人员亲临良佑电站、县供电所等5个单位调查, 发现有些单位行政处分的案件,有的程序不合法,建议重新处理,得到该单位的采纳和纠正。1989年没有受理行政案件。

    告诉申诉审判  按照“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对刑事案件的告诉、申诉进行复查。

    1956年法院检查办案质量, 发现4件反革命案中有2件是判重的;一般刑事案件221件巾有破坏粮食政策案错判2件、 判重2件;破坏互助合作案错判1件,判重1件;其他案件错判8件、判重的18件。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法院认真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平反假案,纠正错案、昭雪冤案”的政策,于1979年、1983年、1986年抽调力量,对解放以来的1056件案件进行全面复查。其中复查“文革”前申诉案5659人,维持原判3841人,改判1818人;复查“文革”后申诉案5152人,持维原判4040人,改判1112人;复查反革命案件纠正,“三类”案件1414人;复查因刘少奇冤案受株连的44人,宣告无罪38人,免予刑处11人;复查1953年至1982年申诉的刑事案(反革命和普通刑事)519件,持维原判333件,改判9172人,宣告无罪48件,减轻刑罚19件,免于刑处19件,改变定性8件,其他处理1件;复查“文革”前和1966年至1978年的申诉案185199人,维持原判116124人,改变定性79人,减轻刑罚44人,免于刑处56人,宣告无罪3841人,恢复原干部、职工的1515人。1982年至1985年共给予29人生活补助费8440元。 还复查地下党、游击队方面案件5件;复查统战方面的案件18件,维持原判13件,改判1件,宣告无罪4件;复查1957年至1977年所判处的国家干部6062人,宣告无罪88人,免刑77人,减刑11人,维持原判4446人;国家职工的4848人。宣告无罪77人,维持原判4141人;基层干部99103人,宣告无罪11人,免刑28人,减刑11人,维持原判9598人。

    198710月,法院内增设告诉申诉庭,继续对申诉案件进行认真复查,1987年至1989年受理案件63件,全部审结。

    执行案件  198410月设执行庭。建庭后用20天时间,清理了1980年至1984年未执行的民事、 经济案件、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部分案件共58件,执行金额1.8万元,当年逐一执行完毕。1985年收案71件,执行67(其中强制执行11)1986年收案113件,执行106件,结案率93.8%,执行金额12.42万元。1987年执行120件,其中协助县税务局强制执行收税款1件,金额4.2万元。1988年至1989年,执行766件,其中强制执行的28件,协助县土地管理部门依法执行处理违反《土地管理法》的案件40件。

 

第三节 人民陪审制度

 

    解放初,开始实行人民陪审制度。人民陪审员有权参与合议庭、协助调查、审理、评议案件。县司法科、人民法庭审理案件时,都由人民群众选出的人民陪审员参加。195072日,昭平人民法庭在黄姚公开审判叶丛华反革命案时,首次实行人民陪审制,有8名人民陪审员陪审。 1952年公开审判恶霸、 不法地主、反革命案时,均由人民陪审员陪审。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把人民陪审作为一种制度确定下来,县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院院长时,也选出人民陪审员,参加人民法庭和县人民法院的审判活动。

    19566月, 法院集中全县人民陪审员到县城学习有关法律,交流陪审经验。1980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规定,全县各公社在基层选举中选出人民陪审员67人,其中女23人,男46人。1981年,法院召开全县人民陪审员会议,以会代训,学习《刑法》、《刑事诉讼法》 、《民事法律政策》及有关法律知识。19874月后,人民陪审制度作为一项法律规定下来。

 

第四章 司法行政

 

第一节 法制教育

 

    1950年,县司法科配合公安部门和解放军剿匪部队,宣传党的剿匪政策和政府有关法令。1951年至1954年,县人民法庭、县法院配合县公安局宣传《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以及国家有关惩治反革命、惩治贪污的条例。1982年后,配合宣传、教育及共青团等部门,广泛开展社会主义法制教育,是年起,还利用每年县城农历“五月十三日”传统会期,出动宣传车,设广播点,法律咨询处,展览普法图片、案例图片等开展宣传活动,每次受教育的群众达2万人()以上。

    1982年至1988年, 编印法律学习资料7.2万多份,印发案例图片、照片1042幅,出版壁报2436期,开展文艺、幻灯宣传27场,出动宣传车134() 。开展法律知识竞赛活动,参加活动的达2.15万人() 。发放法律知识书籍10.35万册,其中《干部法律常识读本》、《职工法律常识读本》、《农民法律常识读本》共6.25万册。

    1986年发动全县青少年、 干部职工、 家长观看电影《少年犯》126场,观众达9.2万人() ,其中中学生放映专场39场,观看的师生达3.3万人。1986年至1987年,举办有县级领导、干部职工参加的法制教育训干学习班,共1.27万人参加学习,并在全县中小学开设法律常识课和思想品德课。各公社于1983年,建起宣传栏11个,大队办的宣传园地88个,培养业余法制宣传员33人,开展经常性的法制宣传活动。

    司法局和县委宣传部于19856月制订了1986—1990年普及“十法一例” 教育规划。至1988年,全县4764名干部学完“十法一例”法律常识,经考核成绩全部及格;职工5763人参加普法教育考试,成绩及格率达99.1%;县政府拨专款1.9万元、抽165名干部组成工作队开展农村普法工作,培训乡、村普法员1.25万人,全县农民受“十法一例”和自治区计生条例系统教育有5.17万户,成年人15.45万人;中小学生2.32万人、城镇居民7034人、个体工商户3324人,分别占应受教育的85%、98.1%、100%。普法前,县供销社资金失控150万元,普法后,依法签订约890多份购销合同件件有效履行。林业系统也组织100多人的普法工作组深入林区,宣传森林法规,制止乱砍滥伐林木。农村民事纠纷亦相应减少。

    1989年,着重抓了个体工商户、私人企业主这个层次的普法教育,参加学习3801人,占应学习的92.5%。学习后有37户主动补交税款1.07万元,当年还配合有关部门开展对《宪法》、《刑法》、《森林法》、《土地管理法》等16个法律法规的学习、宣传、执行情况进行大检查。全县共查出违法犯罪案件18件,挽回经济损失60多万元,查出乱开支、乱发奖金、实物金额18.72万元,追缴回国库13.07万元。1989年春夏,宣传党中央关于反对动乱、制止暴乱的决策,稳定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并配合开展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和扫除“六害” (赌博、封建迷信、拐卖人口、留容妇女卖淫、嫖娼、贩毒)斗争,编写宣传资料500份,出宣传橱窗13期、墙报200版、展览图片、并出动宣传车14() 到各乡镇巡回宣传,促进了“严打”和除“六害”斗争的开展。

 

第二节 法律服务

 

    律师工作  1982年冬成立法律顾问处。 1983年有兼职律师3人。1984年至1985年,律师为123名被告担任刑事辩护,有效果56名。其中从轻、减轻处罚41名,减少罪名5名,主犯改从犯6名, 首犯改主犯1名,宣告无罪1名,改变定性免于刑事处分1名,阅卷发现漏诉1名,律师为36件民事纠纷案件担任代理人,其中经济合同纠纷15件,追回货款、欠款123万多元。赔偿纠纷2件, 其他民事代理, 办理非诉讼案件、代写法律文书79件,接待人民来访622() 19845月,荣获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颁发的《在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恬动的斗争中成绩显著,被评为先进集体》奖状。19863月,获“广西司法系统先进集体”称号。

    198612月,法律顾问处改称律师事务所,有律师4人。1987年,承办刑事辩护233件,民事代理、 非诉讼案件174件,挽回经济损失386万元。1988年,为8个企、事业单位担任常年法律顾问,为聘请单位挽回经济损失92万多元。为40名刑事被告担任辩护,法院采纳21件。接受民事案件当事人委托参加诉讼、调解各种民事案件36件,其中经济案件12件,挽回经济损失104.56万元。受非诉讼事件当事人委托,调解29件,挽回经济损失40.9万元。还为各阶层人员来访解答有关法律咨询109件,代写诉讼文书和其他有关事务文书203份。1989年,律师事务所受聘为10家机关、企事业单位担任常年法律顾问,调解各种经济纠纷44件,挽回和避免经济损失69.6万元。为27名刑事被告出庭辩护;法院采纳13名。担任民事案件的代理人参加诉讼, 调解各种民事案51件,其中经济案13件,挽回经济损失62.05万元。为非诉讼案件当事人调解纠纷13件,挽回经济损失51.16万元。接受来访人员438()。解答有关法律咨询130件,代写法律文书21件。1988年至1989年,律师事务所经济收入为5.47万元。

    基层法律服务  1989年,全县17个乡镇全部建立法律服务所,该所成员以各乡镇司法办公室人员为主,或聘请12名掌握法律知识的人,统称为“乡镇法律工作者”,全县共有25名。 当年受聘担任法律顾问4家,代理民事诉讼和非诉讼66件,协办公证18件,代写法律文书108件,解答法律咨询1136() 。调处各种生产和经济纠纷547起,挽回经济损失26.92万元, 有偿服务收费9316元,其中昭平镇法律服务所,1989年调处纠纷165件,民事代理21件,代写法律文书12件,解决法律咨询80() ,协办公证10件,担任常年法律顾问2家,协助村街调处疑难纠纷15件,收取有偿服务费5100元。

 

第三节 公证业务

 

    1954年,县法院开始办理公证业务,为县合作联社与航运管理分站的运输合同、县粮食局与五区建筑工会在七区建筑仓库的合同、县中学与城厢建筑工会的建校合同等办理公证。1955年县供销社贸易公司与城厢代购代销店的购销合同、县木材采购站与各区采购木材的合同等办理公证。

    1984年成立公证处, 至1989年办理公证证件727件,其中1985年冬,藤县古龙香料厂以13.7万元承包木格乡鹿坡村八角林场,到县办理公证,使该场八角生产得到法律保护,避免了往年所发生的哄抢,年收获八角干果从过去的25吨增至100多吨。1988年,公证处为县经济委员会与其下属的纸厂、 松脂厂等6个国营企业的承包合同,为商业局与其下属的百货、五金等7个公司的经济承包合同, 为客运公司与该公司职工签订的船泊标价还本经营合同等办理公证。1989年,以办理工商企业经营承包合同和开发性经济合同的公证为重点开展工作。1984年至1987年办理的427件经济合同公证中,挽回经济损失4239.86万元。

 

第四节 调解工作

 

    195212月, 以乡镇为单位建立人民调解委员会。1960年,全县调解组织274个,调解员1189名。 1966年“文化大革命” 初期,调解组织瘫痪,活动停止。1974年恢复调解组织115个,评选调解员965人。1975年巩固115个组织,评选出1012绷解员。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 调解组织进一步发展,1983年增至180个,调解员1023名。1985年春,司法局设立人民调解科, 负责培训调解干部、指导基层工作和协助调处疑难民事纠纷。19896月,贯彻国务院颁布的《人民调解委员会组织条例》 ,整顿充实调解组织,全县157个村公所,建立调解小组454个, 有调解员2031人,形成调解网络,基本上做到“小纠纷不出组,一般纠纷不出村”。

    人民调解组织广泛开展各项民事调解活动。1982年至1989年,全县调解民事纠纷案件共19650件, 调解成功18732件,防止可能发生的非正常死亡28起,防止了176人非正常死亡。1986年,还配合有关部门帮教128名失足青少年,建设14个文明村和8条文明街。1988年与有关部门调解山林、 土地、水利纠纷286件,成功241件。各乡镇司法办调解经济纠纷140件。全县共挽回经济损失17万多元。